背景:
字体:
🄚Μ🄗𝙺Μ𝙃,𝖈σ𝓜正在孟昭探索欲正浓重的时候,浑然不知在她看来又冷又欲的祝千盛也正垂下眼睨着她。 祝千盛自知自己生得极为俊美,再加上滔天权势,他便是满京城里极受追捧的青年才俊,可无论是妖艳美人还是清纯佳人,谁胆敢将这等大胆、放肆的目光落在他身上? 偏偏孟昭敢。 明明羞涩胆怯得叫人食指大动,可这胆子大起来也张扬可爱。形容一名男子“可爱”,祝千盛自是想笑,但他暗沉的眼眸没有一刻从孟昭脸上挪下来,仿佛要将小书生拆吞入腹。 孟昭将祝千盛视作风景,而她兀自去折腾祝千盛之余,不忘抬首朝祝大人一笑,双眸剔透晶亮极了:“大人可要忍住了。” 祝千盛一怔,尚未明了她话中意思,便见她扬手一鞭子落下。 不轻不重的软鞭子落在男人紧实的皮肤肌理上,当即便泛起一道红痕。这鞭子本就是特制的,上面也浸润了不少助兴用的药物,这鞭子一抽若是抽出了伤痕,药物便迅速没入血肉里,迅速带来一阵阵酥麻痒意。 祝千盛闷哼一声,下身本就坚硬无比,此时更是高高昂起,仿佛随时就能射出浓精。偏偏一人在咬牙忍着他若是轻易射了,这小书生殊不知会如何笑话!另一人则完全无视了那处,兴致勃勃地攥紧了鞭子去抽别处。 祝千盛死死盯住孟昭双眼,试图从这位貌美惊人的小书生眼中看出什么渴望来,可她兴奋极了,一双眼也无辜明亮过分。好像她做着的不过是理所当然的、好玩有趣的事儿。左右是祝千盛非要她抽他,小书生完全没有一丝心理负担! “你便只有这点力气吗?抽不动的话,本大人不在意试试你……” 孟昭一吓,手里的鞭子差点没攥住。可她抬眼对上祝千盛目光,却见大人对她勾唇冷笑:“你这К𝗠ĥ𝐤𝑀🄗丶𝐶〇Μ身皮肉力气倒真像是小娘子,便是自小娇养的小娘子也不见得这般软嫩。本大人叫你用鞭子反倒是为难了你。” “不麻烦!” 祝千盛好整以暇,身下和内心火热至极,可观其面容却一如既往冷静,孟昭也回过味来他这是想吓自己,可他这般硬了居然还有心情吓她? 孟昭不知道哪来的小性子,她恨恨瞪了眼祝千盛,漂亮的眼里仿佛荡漾开媚波,在烛火映衬下明明灭灭娇艳不可方物。 祝大人微微一愣,紧接着便感觉一只微凉的手攥住自己那物事,小书生握紧了他的命根,坏心眼地在他耳边呵着气:“大人说我像小娘子,可大人这般放荡可比得过那花楼里的姑娘?昭见识浅薄比不得大人,兴许大人不慎在这床第间学会了几招?” 还不待祝千盛发怒,孟昭又极机灵地放软了语调,耐着性子去哄骗男人:“大人身子耐得住可我也累呀,大人这么耐操不如我们玩点花样?” “什么……唔!” 祝千盛方才开口,孟昭便使劲握紧了那命根,仿佛是要将其中精液挤出一般,她倒是一点不怕将这物事挤坏,反倒想着:可恶,明明只想用道具,为什么动起了手! 精彩收藏
继续下拉刷新释放后立即刷新
继续上拉翻页释放后立即翻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