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
字体:
祝千盛还没开口说什么,孟昭却比他看上去还要兴奋些。 她睁眼一看便见一道鞭痕落在祝大人的胸乳上,还有一道不知所踪。她有些迷茫地将祝大人的上身看了个遍,也没寻出踪迹。 而祝千盛沉凝严肃的表情破裂开,他脸上泛起奇怪的红晕,在起初几声闷哼过后便略有些难耐隐忍地动了动喉结。 “谁许你乱抽的……” 他一句话才说一半便被孟昭打断。小书生像是发现什么秘密地一手拽住了祝千盛的亵裤,她露出疑惑的神色。 “大人,您这儿湿了。” 祝千盛浑身微微一僵。 孟昭总算明白过来,另一道鞭痕竟然落在了男人的下身,而令她尤为惊奇的是这软鞭一抽,他那物件竟也没能萎靡不振,反倒更加精神了。 孟昭倾身过去,几乎与祝千盛面贴面,她双臂也几乎将大人的腰身完全环住。二人尚未生出更多的暧昧心思,小书生便伸手将祝千盛的亵裤拉下,与此同时男人平时极少使用的阳物也暴露在她的视野里。 “真的湿𝗞M𝖧Кmһ,𝖈◎m了!” 孟昭睁眼仔细去瞧。在那昂扬挺立的阳物前端小孔里隐隐有精水溢出,她不大想用手去碰,便隔着一层布料将那物事圈住,这火热隔着一层薄薄布料烧灼着她的掌心。 她的好奇没能等来祝千盛的回答,不由抬头看去,便见祝大人脸上红晕未消,但那股子嘲讽散漫劲头又散发出来,他抬起下颌低笑:“这便看傻了?本大人自然是本钱雄厚,你也莫要妄自菲薄。” 这安慰并不走心。 孟昭握紧了手里的软鞭,笑眯眯说:“大人耐心真好!” 祝千盛被蒙住双眼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但在掌心移开后他便感觉有什么东西缠绕上来。这感觉像极了绳索,可这玩意却是绑在他那物上! 孟昭将软鞭一圈圈盘在祝千盛的阳物上,然后还伸出手指略微嫌弃地弹了弹,在她收紧软鞭的时候,鞭子上的毛刺便引起祝千盛一阵疯狂战栗。他本就梆硬着,这极为动情又敏感的地方哪里受得住这专为调教用的软鞭的刺激。可孟昭连那出精水的小孔都给他堵住,他便是再能忍也禁不住走音。 “将鞭子取下来!” “大人,您要射了吗?” 孟昭一边问,一边将软鞭缓缓收紧,同时探身去亲他嘴角。如同蜻蜓点水的动作还没带上几分情欲,但却引起祝千盛的极大反应。 祝千盛自然是见惯了各种艳色勾引的,他自以为冷情寡欲,如今情潮一起也绝非平常男子可比。他难得对一小书生起了兴趣,却不料这古怪的玩法叫他欲罢不能。这小书生莫非是什么春水春药做的?如何指尖一碰,唇齿一含都让他心生晃荡? 祝千盛抬手摘下了布巾,含着几分阴郁的双眼冷冷注视着孟昭,他低垂眼一瞥被缠裹得不像样的阳物,嘴角讥诮翘起:“这等把戏便想满足本大人?” 孟昭眨了下眼,然后就被祝大人伸手揽得跌坐入怀,而祝千盛嘴唇便抵在孟昭的眉心处,他呵出一些热气和湿意。 命令道:“取下来。继续抽。”𝖪𝒎h𝗞𝓜𝙃丶𝙘✪𝗺
继续下拉刷新释放后立即刷新
继续上拉翻页释放后立即翻页